账号: 密码: [忘记密码]
首页 > 编辑文萃
编辑文萃

少儿出版向数字化转型有待时日

时间:2010年09月17日


    9月16日~17日,全国少年儿童图书交易会将在湖北武汉举行,人们在关注少儿出版的同时,也在关注数字出版给少儿出版带来的影响和变化,本次交易会还将举办“数字出版与少儿文化创意产业发展”的高峰论坛。交易会前夕,《中国新闻出版报》记者围绕少儿出版与数字出版的相关问题,对少儿出版社的有关负责人进行了采访。
    出版社在等待在尝试
    数字出版对少儿出版到底有没有影响?又会产生哪些影响?大家说法不同,但认识相似。
   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郑重说:“整个少儿社还在坚守传统的少儿出版产品,在这次少儿图书交易会上,我估计不会有太多的数字化产品呈现。”据他介绍,尽管浙江少儿出版社没有直接开发数字出版,但他们的很多产品都有所涉及。“我们没有开通自己的数字化网络,也没有开发数字化的游戏产品,但是我们和互联网实现嫁接,争取打通‘一纸三屏’的界限。一纸是指纸质阅读,三屏就是电脑屏、游戏屏、手机屏。打破这个界限,就可以吸取三屏里面数字化产品为何吸引孩子的经验和特征,用三屏里面的一些优秀的元素,来反哺我们传统出版的文本阅读,这样我们就能实现与纸质阅读、手机阅读和互联网阅读,以及网络游戏进行互动的目的。这是我们的一个尝试,而且我们也觉得,‘一纸三屏’这样一种儿童的全媒体阅读,也会是一种少儿出版方向。因为拥有上网和玩游戏习惯的儿童基数非常大,所以我希望用更好的故事,用具有更好的思想内容的文学作品,让这些孩子回归到文本阅读中来。”
  “从近期来看,我觉得数字出版对其他图书出版领域的影响更大一些,而对少儿出版领域还没有形成太大的影响。”明天出版社副社长李文波说。他表示,现在的儿童阅读,主要受父母和老师的影响,父母、老师一般都是以传统阅读方式为主,而且各级教育部门还是在提倡纸质阅读。因此,短期内数字出版对传统出版不会有什么影响。但是从长远来看,可能会有很大影响,因为儿童最愿意接受新鲜的阅读方式,他们的学习能力、适应能力、改变能力和接受能力很强,对电子书,包括网络阅读等数字出版形式会产生好奇,会很快接受和适应。当然,如果以后国家推动像电子书包之类的数字化教育,让电子书进课堂,这样就会力促少儿出版由传统向数字转型。
    海燕出版社社长郑荣深有感触地说:“在出版手段和内容载体更新越来越快的今天,少儿出版社不但要应对内容上的挑战,还要面对技术上的革新和渠道上的压力。”他告诉记者,出版社都在转企,众多出版社要想从市场淘金,必须要练好内功。出版界存在着这样一种现状:对于数字出版,大家都在寻找赢利模式;对于传统出版,大家都在观望还能走多远。2009年,我国新闻出版产业逆势增长。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,中国图书销售增长20%,其中新媒体出版增长40%,毋庸置疑,出版业正在从印刷时代向数字时代加速转型。传统出版行业的生存之道是拓展图书供应——要获得增长,就要增加印量、增加书目以及分销渠道,把总量做大,但是高退货率和信用结算体制让出版社举步维艰。数字出版的发展改变了这种模式,少儿出版社在等待的同时也在尝试。传统出版的利润越来越低,单一的出版形式越来越无法满足用户需求。传统出版业面临着很大的压力,发展数字出版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问题在探索中寻求解决
    少儿出版社如果涉足数字出版是否会一帆风顺?又会遇到哪些问题呢?出版模式、赢利模式等是大家最关心的话题。
   “从我国的信息化建设现状来看,数据库产业、数字化视听产业和高附加值的信息服务还刚起步,应该说少儿出版社进军数字出版还有待时日。另外,困扰我国数字出版的内容和技术分离的现象,数字出版模式多而乱的现象,赢利模式尚不成熟的现象,也必然会影响少儿出版向数字出版进军的进程;再有,我国少儿出版机构普遍存在的缺乏数字出版品牌、数字阅读终端尚未普及、数字版权保护技术还不完善、复合型人才匮乏等诸多问题也需假以时日来寻求解决。”李文波说。
    郑荣认为,数字出版是数字化技术与出版融合的产物,因此,对从业者的要求较高,既要了解出版,也要了解数字化技术。而从现在的状况来看,出版界不了解或不精通数字化技术,信息技术界也不了解出版。出版业未来的发展一是会受信息技术的影响,二是会受用户习惯的影响。也有很多企业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及发展方式,但运营结果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理想。对此,郑荣说:“除了出版与信息技术结合外,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根据科技的发展、媒体的发展以及用户习惯的变化去寻找出路。”他表示,儿童图书区别于传统图书,多功能效果和互动方式对于孩子来讲,是最有效的沟通方式,也是与国际儿童图书接轨的运作方式。目前,我国少儿出版的产业链不完善,图书与数字出版、影视、游戏和玩具等的互动不充分,少儿出版社还没有从传统的出版机构转变为现代的内容服务供应商,这是造成国内少儿出版产业链短的主要原因。
数字化与文化创意相结合
    当下,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形态逐步显现,规模日益壮大。据新闻出版总署最新发布的2009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显示:2009年我国数字出版总产值达到799.4亿元,首度超越传统书报刊出版物的生产总值,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,数字出版产业也驶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。由此可见,一方面,国家正在全力推动数字出版产业发展,一系列重大数字出版工程正在推进实施;另一方面,传统出版业加大了向数字出版转型的力度,数字出版新的产业链正在不断完善。
    郑重说:“数字出版前景广阔。然而对于少儿出版来说,数字出版不是来取代印刷出版的,各种电子设备和印刷图书的关系,与其说是竞争,不如说是合作。”他认为,少儿出版社要坚守儿童文学的主阵地,并且积极拥抱互联网和电子游戏,然后形成一种很好的整合效益,形成一种很好的跨媒体效益。可以肯定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数字出版不会对少儿出版产生太大的冲击。作为一家专业少儿出版社,还是应该立足于传统少儿的文化积累,扎扎实实地做好传统图书资源的开发。尽管有一些儿童数字化产品出现,但是不会对传统的纸质图书形成太大的威胁,儿童数字化阅读时间还早,其原因就是专业少儿出版社积累和控制着好多内容资源。各种新形态的数字化产品,无论是电子书、手机阅读器,还是在线阅读、多媒体阅读,这些都会让产品更加多样化。这些产品反而会给儿童出版的发展提供一种多元化的产品、多元化的发展空间。原来一个内容只卖一次,现在有多种产品就可以卖好几次,在不同的产品形态中销售好几次,所以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,也没有必要担心数字出版会影响少儿出版的发展,关键是出版社把自己的内功练好,把自己的内容做好。因此,专业出版社只要坚守自己的专业领域,坚守自己的资源内容,无论产品形态怎么改变,都会立于不败之地。
    李文波认为,少儿出版社不能仅仅满足于与IT企业开展多方面的合作,而应该利用IT企业的平台从事数字出版业务,并在自己的核心竞争领域进行数字化创造。真正的数字出版是用数字化工具进行立体化传播,是对数字内容实现一体化的研发。只有积累了海量信息的数据库,方能实现一鱼多吃、复合出版。在此方面,我国少儿出版社可以多借鉴国外同行的经验。可以说,将创新引入出版生产,利用新技术实现创意,使文化能转化出高经济价值,这是数字出版与少儿文化创意相结合所展现出的产业蓝图。
    将少儿出版融入数字出版的时代大潮之中,谋求纸质版与数字版的共生共荣,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一场转型。随着素质教育观念的普及与深入,如今的少儿图书出版可谓品种多样、元素丰富,已成为出版业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 
公 示 公 告
用 户 名 录
热 卖 排 行
营 销 文 库
编 辑 文 萃